一封寫給醫護人員孩子的信:孩子,我們不是不怕

2020-04-04 19:57:14  阅读 110419 次 评论 0 条

中新網杭州2月4日電 題:一封寫給醫護人員孩子的信:孩子,我們不是不怕

日前作者從浙江杭州時代小學獲悉,該校不少學生家長是醫務工作者,在這個特殊時期,今年大年三十就有69位醫務工作者家長仍在抗擊疫情一線堅守崗位。

在學校微信公號,作者也看到了不少學生寫給父母的家書日記。

“大年三十是舉家團圓的日子,可您早早吃完年夜飯就去上班了。妹妹在你出門前賴著你不放,可你還是狠心的放下她出門了。”

“昨天下午,媽媽告訴我浙江醫療團隊前去援武,你們醫院也有,那一刻的心裏有一絲慌亂,怕什麼時候你們也會搭著高鐵頭也不回的前去支援。我怕有一天,你們也會感染生病,我很害怕。”

孩子的家書,情真意切,讓人淚目。

考慮到很多父母還在一線和病魔殊死鬥,很難有時間回複孩子們的家Ū作者代替他們的父母,給孩子們回信。

叔叔是記者,和你們的爸爸媽媽一樣,今天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—逆行者。叔叔和同事們最近接觸最多的,就是你們的爸爸媽媽。

看到你們的家書,都提到了害怕兩個字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來勢凶猛,你們害怕,也為當醫生護士的爸爸媽媽擔心害怕,擔心他們感染得病。

其實,我想告訴你們,你們的爸爸媽媽和叔叔阿姨們一樣,不是不怕。

你們的父母和叔叔一樣,不是Ґ俠。當我們看到疫情從武爆發蔓屯全國,我們不是不怕;當我們對目前還沒有疫苗和殺死病毒的特效藥,我們不是不怕;當你們的父母每天被蜂擁而至的病人包圍,他們不是不怕;當你們的父母每天穿著防護服八小時不能喝水上廁所,甚至穿上尿不濕,他們不是不怕;當防疫物資緊缺醫護人員的口罩都不能保證供應,你們的父母也不是不怕;當身邊的同事也感染了病毒,我相信,他們一定也會害怕。

但你們的父母和我們一樣,我們不能怕。

就像有一位同學的媽媽平時膽子很小,連看到蟑螂都要害怕尖叫。但現在媽媽說:“不怕,媽媽是醫生,要是醫生都害怕,不去醫院值班了,病人可怎麼辦呢?”

前些天,浙江醫療隊支援武出征前夕。當叔叔的女同事煜歡問浙江中醫藥大孷ř二醫院護士劉婷婷,“出征前有什麼話說”時,這位26歲的小姐姐一下子聲音哽咽,紅了眼眶。

即便過去身經百戰,臨陣上場難免害怕。更何況是年紀輕輕的小姐姐。

煜歡緊緊擁抱這位小姐姐,兩個同齡人都是淚流滿。

“豈曰無衣?與子同裳。疫情肆虐,修我甲怂與子偕行!”小姐姐在朋友圈中這樣說。就像同學們在書信裏寫的,她搭上高鐵頭也不回支援武去了。

你們也可能還都知道李蘭娟院士奶奶,昨天,73歲的她第二次帶隊去次疫情的重災區武,叔叔的同事采訪她,她說,作為感染科醫生,控製傳染病是我們的責任。

責任,就這兩個字讓我們不能怕,不害怕,也沒有時間害怕。

救死傷,就是爸爸媽媽選擇這個職業的責任。

報道事實,這也是叔叔阿姨選擇這個職業的責任。

有一位同學問媽媽:“媽媽你害怕嗎?”媽媽說:“在家裏媽媽跟其他人一樣也會害怕,可媽媽穿上白大褂後,媽媽就不怕了,因為穿上白大褂媽媽就有了一份責任,守衛生命的責任。你以後也一樣無論選擇什麼職業,記得一定要堅守你的職業責任。”

我覺得媽媽說出了我們的心裏話。

孩子,我們都有過這樣經曆,在黑夜裏一個人走路也許會怕,但是人多就不怕了,現在爸爸媽媽不是孤軍奮戰,全國人民都在支持他們,所以她們也不怕了。

同時在黑夜中,隻要前方有光,我們也不怕了,現在疫情雖然還是很嚴重,但前方已經有一絲光,最近已有不少病人在你們爸爸媽媽的搶救下,û愈出院。

“雖然你們戴著口罩,但我氷Ł記得你們微笑的眼神。”前幾天,一位26歲的患者走出醫院後開心地說。

能夠聽〙句話,你們的爸爸媽媽多開心啊。

孩子們,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,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。讓我們一起為爸爸媽媽點讚,一起等待他們的凱旋。(完)